大亚集团“倒哥政变”的恶果:3.7亿债务逾期,大亚圣象股权被冻

时间:2019-08-05 来源:www.habeask.com

FG电子app下载

  6d073aae8901a80e4341fbec27c2661b.jpg

  撰稿|浑水调研研究员 高甜甜

  大亚圣象()的家族内斗终于带来了恶果。

  7月27日,大亚圣象()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接到控股股东大亚集团函告,大亚集团及旗下子公司在华夏银行丹阳支行、建行丹阳支行、浦发银行丹阳支行的7笔,共计3.7亿元借款发生实质性逾期,其所持部分公司股权被司法冻结。

  8c2b71355e14e361a8f1b7b12c979256.jpg

  “倒哥政变”

  2015年4月,大亚集团实控人陈兴康突然去世,其所持股份被一分为四,母亲戴品哎通过丹阳意博瑞特投资和丹阳卓睿投资间接持有大亚集团多数股权,长子陈建军、次子陈晓龙、女儿陈晓玲分掌不同的业务板块。

  2018年7月,戴品哎将其持有的意博瑞特和卓睿投资大部分股权转让给了长子陈建军,后者成为大亚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兄弟妹三人间的平衡被打破,也为日后的翻脸埋下地雷。

  af2f2bef3657ac4a80eb71aee50134ba.jpg

  母亲转让股权后仅仅十几天,弟弟陈小龙就联合妹妹陈晓玲发起了“倒哥政变”,陈建军被突然被踢出大亚圣象董事会,并解除其总裁等职务,随后任命陈晓龙兼任上市公司总裁,陈建军的多位人马也被一同“下课”。

  巧合的是,近日大亚集团逾期的7笔债务中,有6笔都是在这场“倒哥政变”期间举借的,到底是新上台的“长子系”不理旧债,还是这场内斗耗尽了大亚的精血?此是后话。

  从这一步看来,陈晓龙和妹妹似乎胜利在望,但是手握多数股权的哥哥岂会束手就擒?

  长子反击

  陈建军马上发动了反攻。

  2018年8月2日,陈建军以第一大股东身份分别召开意博瑞特和卓睿投资股东会,将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集于一身,同时要求弟弟陈晓龙交出两家公司所有公司证照印鉴等,而被陈晓龙安插进上市公司的“次子团”系人马也同时遭到清洗。

  这一招可谓釜底抽薪,让弟弟妹妹根本无力招架。为了彻底清除“次子团”系势力,陈建军在完成对弟弟的上下包围后,马上向后者最后的城堡——大亚集团发动总攻。

  73cb783c34833a3cd9cf0a5b71636de1.jpg

  自老掌柜陈兴康去世后,大亚集团董事长一直由陈晓龙担任,但是陈建军显然要决议收回这块自留地。

  今年4月17日,陈建军掌控的卓瑞投资以第一大股东名义通知大亚集团,要求撤回陈晓龙担任大亚集团董事长的任职委派,同时委派陈建军担任董事长,一起签字的还有母亲戴品哎。

  陈晓龙立即针锋相对,他以集团名义向外界发布澄清通知,认为卓瑞投资的通知违反公司章程,并无直接委派董事长的权力。

  为了获得舆论支持,7月10日,陈建军以大亚集团控股股东名义在江苏法制报发布声明,直斥陈晓龙因拒不移交证照、公章印鉴等财物,违法使用公章,剥夺意博瑞特对大亚集团的董事委派权等一系列“违规违法行为”。

  大亚集团夺权之战至此进入白热化,而这家中国民企500强企业却因此被折腾得摇摇欲坠。老掌柜陈兴康一定想不到,在身后会发生兄弟阋墙的悲剧。

  (草媒公社成员自媒体,原创内容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

  6d073aae8901a80e4341fbec27c2661b.jpg

  撰稿|浑水调研研究员 高甜甜

  大亚圣象()的家族内斗终于带来了恶果。

  7月27日,大亚圣象()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接到控股股东大亚集团函告,大亚集团及旗下子公司在华夏银行丹阳支行、建行丹阳支行、浦发银行丹阳支行的7笔,共计3.7亿元借款发生实质性逾期,其所持部分公司股权被司法冻结。

  8c2b71355e14e361a8f1b7b12c979256.jpg

  “倒哥政变”

  2015年4月,大亚集团实控人陈兴康突然去世,其所持股份被一分为四,母亲戴品哎通过丹阳意博瑞特投资和丹阳卓睿投资间接持有大亚集团多数股权,长子陈建军、次子陈晓龙、女儿陈晓玲分掌不同的业务板块。

  2018年7月,戴品哎将其持有的意博瑞特和卓睿投资大部分股权转让给了长子陈建军,后者成为大亚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兄弟妹三人间的平衡被打破,也为日后的翻脸埋下地雷。

  af2f2bef3657ac4a80eb71aee50134ba.jpg

  母亲转让股权后仅仅十几天,弟弟陈小龙就联合妹妹陈晓玲发起了“倒哥政变”,陈建军被突然被踢出大亚圣象董事会,并解除其总裁等职务,随后任命陈晓龙兼任上市公司总裁,陈建军的多位人马也被一同“下课”。

  巧合的是,近日大亚集团逾期的7笔债务中,有6笔都是在这场“倒哥政变”期间举借的,到底是新上台的“长子系”不理旧债,还是这场内斗耗尽了大亚的精血?此是后话。

  从这一步看来,陈晓龙和妹妹似乎胜利在望,但是手握多数股权的哥哥岂会束手就擒?

  长子反击

  陈建军马上发动了反攻。

  2018年8月2日,陈建军以第一大股东身份分别召开意博瑞特和卓睿投资股东会,将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集于一身,同时要求弟弟陈晓龙交出两家公司所有公司证照印鉴等,而被陈晓龙安插进上市公司的“次子团”系人马也同时遭到清洗。

  这一招可谓釜底抽薪,让弟弟妹妹根本无力招架。为了彻底清除“次子团”系势力,陈建军在完成对弟弟的上下包围后,马上向后者最后的城堡——大亚集团发动总攻。

  73cb783c34833a3cd9cf0a5b71636de1.jpg

  自老掌柜陈兴康去世后,大亚集团董事长一直由陈晓龙担任,但是陈建军显然要决议收回这块自留地。

  今年4月17日,陈建军掌控的卓瑞投资以第一大股东名义通知大亚集团,要求撤回陈晓龙担任大亚集团董事长的任职委派,同时委派陈建军担任董事长,一起签字的还有母亲戴品哎。

  陈晓龙立即针锋相对,他以集团名义向外界发布澄清通知,认为卓瑞投资的通知违反公司章程,并无直接委派董事长的权力。

  为了获得舆论支持,7月10日,陈建军以大亚集团控股股东名义在江苏法制报发布声明,直斥陈晓龙因拒不移交证照、公章印鉴等财物,违法使用公章,剥夺意博瑞特对大亚集团的董事委派权等一系列“违规违法行为”。

  大亚集团夺权之战至此进入白热化,而这家中国民企500强企业却因此被折腾得摇摇欲坠。老掌柜陈兴康一定想不到,在身后会发生兄弟阋墙的悲剧。

  (草媒公社成员自媒体,原创内容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

达到当天最大量